美国矿权租赁交易与“页岩气革命”
薛庆, 王震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

作者简介:薛庆,女,1987年生,助理研究员,博士;主要从事能源金融与能源经济、跨国投资与并购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地址:(102249)北京市昌平区府学路18号。ORCID: 0000-0002-9963-0031。 E-mail: xueqing@cup.edu.cn

摘要

作为美国页岩油气产业繁荣的关键驱动因素之一,矿权租赁交易在美国页岩气革命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为了衡量矿权交易活动对页岩气产业发展的具体影响,分析矿权设置对页岩气投资的作用机理,系统梳理了美国联邦矿权、州政府矿权和私有矿权管理制度,搜集并分析了生产页岩气的6个主要州的148万余份油气矿权出让合约。研究结果表明:①在页岩气钻井最活跃的6个州,私有矿权占比超过88%,稳居主体地位;②私有租赁协议所具有的周期短、面积小、签字费比例高、租赁合约可转让等特征,加快了矿权流转;③租赁合约量与页岩气钻井数之间的正相关关系表明,活跃的矿权交易是页岩气钻井热潮兴起的主要原因之一;④私有租赁合约可灵活转让的特性降低了早期页岩气钻井市场的门槛,吸引了大量中小型私营企业和投机者的涌入,甚至导致大量“不活跃”钻井者的出现。

关键词: 页岩气革命; 矿权交易; 市场结构; 租赁合约; 权利金; 签字费; 私营企业; 投机者
American mining rights lease deals and "Shale Gas Revolution"
Xue Qing, Wang Zhen
Academy of Chinese Energy Strategy, China University of Petroleum, Beijing 102249, China
Abstract

Active mining rights lease deals is one of the key driving forces of the shale gas revolu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is paper aims to measure the specific impacts of the mining rights trading activities on the prosperity of shale industry and to analyze the transmission mechanism of the mining right to shale investment. To this end, it systematically reviewed the management system of federal mining rights, state mining rights and the private mining rights, and conducted a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more than 1.48 million leasing contracts of oil and gas from the six gas producing states. The following findings were concluded. (1) In the six most active states of shale gas drilling, private mineral rights account for more than 88 percent. (2) The private lease agreement features short term, small acreage, but high signature bonus. With its transferability, private lease activities have accelerated the rapid transfer of oil and gas right. (3) An empirical study confirms a significant posi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number of leases and the wells drilled of shale gas, proving that active mining rights lease deals is one of the factors that promote shale gas drilling hot. (4) It is the fact that a private lease can be resold that lowered the threshold to enter and exit the shale industry before the revolution came, thus hundreds of small and medium-sized firms were attracted to participate or even speculate in it, which partially explains why shale gas drilling market exhibits a long tail of infrequent drillers. The above findings provide a general idea for improving the management of mining right transfer and creating a fair competitive environment in the mining sector.

Keyword: Shale Gas Revolution; Mining rights trading; Market structure; Leasing contract; Royalty; Bonus; Private firm; Speculator

在过去的10年里, 美国的“ 页岩气革命” 为全球能源行业带来了颠覆性的改变。2000年, 美国页岩气产量仅占其国内天然气总产量的1.6%, 而到了2015年, 这一比例已飙升至50%[1], 页岩气也随之成为美国实现能源独立的最大助力。大量研究和分析表明, 除了水平钻井、体积压裂和地震分析等开采技术的进步, 埋藏浅、易开发的有利地质条件[2, 3], 由众多私有企业组成的完全竞争市场结构[4, 5], 以及21世纪初持续高位运行的天然气价格[6]以外, 频繁的矿权交易带动了页岩气开采活动快速升温, 也是美国页岩气产业繁荣发展的重要条件。有分析认为, 私有土地和私有矿权所有制之所以能推动美国“ 页岩气革命” 的爆发, 一方面是因为页岩气的发展使早期天然气公司的初期技术研发投入得以回收, 吸引这类企业坚持不懈地对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进行革新; 另一方面保障矿权所有者对地下资源的所有权, 确保了所有者能从页岩气开发活动中获得大量回报, 能鼓励矿权所有者积极签署租赁合约, 与潜在投资者广泛合作[7]。为了深入分析矿权交易对页岩气产业发展的影响程度和作用机理, 笔者采用实证研究方法, 探讨了美国的矿权交易对推动“ 页岩气革命” 的影响。

1 美国矿权交易管理

美国是典型的租让制国家, 矿权所有者(联邦政府、州政府、私人或私有机构)通过拍卖、招标或谈判, 把待勘探开发的油气区块租让给油气公司, 后者在支付签字费、租金、权利金等费用后, 就拥有了在一定期限内该区块的专营权(表1)。

表1 美国联邦政府和重点州的页岩气矿权管理机制表

在油气开发和其他矿产开采活动出现前, 地下矿产通常与地表土地归属同一主体, 地下矿权与地表土地所有权两权合一, 这种矿产被称为Fee Simple Estate。经过多年的租赁、转卖、遗赠后, 地表土地和地下矿权可能剥离, 地上土地和地下矿产的所有者可以是同一人、两人或同时多人, 甚至也可将地下矿产按照深度划分, 规定各层位的矿产属于不同的所有者[8, 9], 因此, 必须根据早期土地产权归属, 来推测联邦所有、州政府所有和私人所有这3类矿权各自所占的比例。根据2000年美国海洋资源委员会统计, 联邦政府管理的土地面积达278× 104 km2, 州政府约为80× 104km2, 其余土地面积为私有, 私有土地占全国土地面积的比重为65.29%[10]。以私有矿权为主体, 是美国矿权制度与大多数资源国矿权制度最大的差异所在。

联邦矿权集中于美国西部地区, 主要由联邦土地管理局和内政部负责管理。私营企业只能租赁联邦土地和矿权, 矿权的最终控制权由联邦政府拥有。联邦土地管理局通常采用竞争性拍卖的方式出租矿权。如果在公开拍卖过程中无人投标, 或者收到的所有标价都低于国家最低可接受水平, 土地管理局将在30天内举行非竞争性区块出让, 第一个申请非竞争性租赁且具有勘探资质的企业, 将直接获得该区块的租赁权, 无需再进行竞争性竞标活动。非竞争性租赁的申请费为75美元, 非竞争性拍卖的最大面积不超过41.44 km2。自1992年能源法案颁布后, 竞争性租赁和非竞争性租赁的年限皆为10年, 在油气产量达到特定标准后, 租赁期限可继续延长。联邦土地租赁要求的最低租金为2美元/英亩(约494.2美元/km2), 在没有特殊规定时, 权益金比例通常为12.5%。阿拉斯加州的最大拍卖面积为23.3 km2, 其他州的陆上联邦土地拍卖的最大面积不超过10.36 km2[11, 12, 13]

美国各州设立单独的矿权管理部门, 对州一级的矿权进行管理。各个州的矿权管理部门定期举行矿权拍卖活动, 流程与联邦租赁权拍卖类似, 差别在于, 联邦租赁权拍卖采用公开竞价拍卖的形式, 而多数州政府采用密封招标方式出让其矿权。

私有矿权交易是通过买卖双方的讨价还价来实现的, 在询价和还价的过程中逐步发现矿权的价值。油气公司向私有矿权所有者询价前, 会调查潜在资源量信息, 并明确矿权所有者的法律地位、财务状况、业务前景和信用情况等。在对资源和产权关系详细调查的基础上, 油气公司委托租地人(Landman)租下相应的土地以及地下的矿权, 以获取具有排他性的油气开发权利。租地人可能是该油气公司的员工, 也可能来自独立的第三方经纪公司和天然气租赁公司。租地人以油气公司代理人的身份与矿权所有者谈判, 通常先与拥有最大面积的土地所有者进行交涉, 协商签字费、租金和权利金率的大小, 迅速敲定重点交易对象的土地和矿权。租地人和矿权所有者对交易达成的迫切程度决定了谈判的形式和结果, 在此期间, 若谈判遭到拖延, 则租地成本会不断增加。

2 页岩气资源的矿权属性

由于页岩气分布的主要州, 88%以上是私有土地[10], 因此可以认为, 美国页岩气资源富集的区域以私有矿权为主(图1)。根据从联邦政府和各州土地矿权管理部门搜集的数据, 2000— 2012年, 美国页岩气钻井最活跃的6个州— — 阿肯色州、路易斯安那州、俄克拉荷马州、宾夕法尼亚州、得克萨斯州、西弗吉尼亚州共签订1 484 498份油气租赁合约, 其中联邦租赁合约1 472份(占0.10%), 州政府租赁合约7 959份(占5.4%), 私有租赁合约1 475 067份(占99.36%)。

图1 美国页岩气开发最活跃的州各类土地占比图
注:1)资料来源于2000年美国海洋资源委员会的统计数据, 载于Nrcm.org; 2)根据EIA(2014), 美国的五大页岩气区块分别为马塞勒斯、巴内特、海恩斯维尔、鹰福特和费耶特维尔

租赁协议包括:①期限。此期间内进行费用支付。如果在协议期限内没有开采活动发生, 则协议遭到闲置, 协议双方可对协议内容重新进行谈判。联邦合约期限通常为10年; 州一级租赁合约期限受各州政策影响差异较大, 通常为3~5年; 私有租赁合约平均期限3年。②费用。包括签字费(Bonus)、土地租金(Rentals或Surface Fee)和权利金(Royalties)。签字费是签订合约时一次性支付的费用, 但并非租赁合约的必要条款, 是否将签字费加入合约, 取决于谈判或竞标时矿权所有者是否提出相应要求。租金通常按年或月支付, 在权利金开始支付的同时, 停止租金支付(也有合约将租金归入签字费中)。权利金以产出天然气价值的百分比形式规定。此外, 合同费用内有时还可能包含一种延误租金, 用于补偿土地矿权所有者因天然气钻井或生产延迟造成的损失。③地表和地下权利。租赁协议中还可能规定承租人是否享有建设天然气仓储、管输设施的权利, 以及对水资源获取、农作物破坏、林木破坏等纠纷的处理声明。

在Fee Simple Estate的情况下, 矿权所有者的收益为:

矿权所有者收益=签字费+ 面积× 单位租金+ 天然气产量× 气价× 权利金比例

油气公司投资收益的计算过程如表2所示。

表2 租让制收益分配流程表

资源所处位置和租赁时机, 是影响矿权租赁成本的两大关键要素。1998年以前, Mitchell Energy尚未完全掌握巴内特页岩气商业化开采所需的核心技术, 全美页岩气行业发展前景也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因此早期的租赁者能以较低的价格, 从私人土地所有者手中获取大量土地。在此阶段, 私有土地租赁合约的面积普遍大于后期签订的合约面积。根据对1 475 067份私有油气租赁合约的统计可以发现, 1991— 1998年, 各年私有土地租赁合同平均面积介于40.5× 104~283.3× 104 m2; 1998年后, 私有合同的平均面积则降至32.4× 104 m2以下。

除了面积以外, 签字费的变化也可以反映租赁成本的变化。2003年, 得克萨斯州私有租赁协议平均签字费为33 359美元/km2, 2005年平均为37 066美元/km2, 到2008年已经高达260 696美元/km2表3)。宾夕法尼亚州的租赁市场比得克萨斯州更为活跃, 2008年,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和纽约州立大学的两位地质学教授根据巴内特的钻井和压裂数据类推, 估计马塞勒斯页岩气资源量超过14.16× 103km3, 其中约10%属于可采储量, 能够满足美国两年的天然气需求[14]。这一估计结果, 极大地刺激了作业者的开发热情, 使宾夕法尼亚州的土地和矿权交易量和交易额急速攀升。2008年, 宾夕法尼亚州的平均签字费已高达88.46× 104美元/km2表4)。

表3 得克萨斯州私有租赁合约签字费变化情况表
表4 宾夕法尼亚州私有租赁合约签字费各年变化情况表

权利金条款规定了矿权所有者对采出天然气资源所享有的权益比例, 是继签字费之后影响租赁成本的另一关键合同要素。联邦政府拍卖的矿权通常约定, 以井口油气价值的12.5%作为权利金, 一些州的法律也要求最低权利金为12.5%, 但优质矿产和有效的谈判技巧, 往往可以为矿权所有者赢得15%、20%、25%甚至更高的权利金比例。从图2的统计结果来看, 2000— 2012年, 联邦租赁合约的平均权益比例为12.5%~20.0%, 州政府的矿权合约平均权益比例为22%~25%, 而私有租赁合约的平均权益比例在18.75%~20.00%之间, 且波动幅度较宽, 甚至出现过50%以上的超高比例(表5)。

表5 6个州私人油气租赁合约的权利金率的统计值表

图2 各类租赁协议权利金逐年变化情况图
注:1)箱型图上下端分别表示最大值和最小值, 上下柱面分别表示上四分位数、下四分位数, 柱内的短线表示中位数; 2)数据来源于联邦政府和各州的土地矿权租赁管理部门

进入生产阶段以后, 权利金总额可能远远超过一次性支付的签字费金额, 因此对于资源丰度可靠、天然气公司开采意愿强烈的区块, 矿权所有者要求高额权利金会比获取高额的签字费更有利。从平均水平来看, 私有租赁协议的权利金低于州政府招标协议的权利金, 因为参与州政府密封招标的企业, 往往勘探开采意愿更强、进入生产的可能性更高, 而矿权私有者对资源信息的了解程度有限, 且经常会面对投机型的租赁者, 因此后者更倾向于争取高额签字费, 对权利金的要求不高。

3 租赁交易与21世纪的钻井市场繁荣

2000年以前, 由于技术进步的阶段性和长期性, 钻井和租赁活动较少, 六大页岩气区块中仅巴内特有少量钻井活动。1982— 1999年, Mitchell Energy公司共完成了482口巴内特天然气井, 占该地区总钻井数的70%[15, 16]

自2000年开始, 私有土地租赁合约数和页岩气钻井数同时快速增长, 2008年阿巴拉契亚盆地马塞勒斯地区巨大的资源潜力得到发现以后, 租赁交易频率和钻井数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图3)。

图3 2000— 2012年六大页岩气区块年度总钻井量和各类矿权租赁合约数量图
注:1)钻井数据来源于美国能源信息署; 2)租赁数据来源于联邦政府和各州的土地矿权租赁管理部门

钻井市场的活跃度与私有矿权交易和州政府矿权出让的活跃程度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而与联邦政府矿权拍卖频率的相关性较弱。同时, 私有矿权交易频率远远高于州政府矿权出让次数(图3)。这是因为页岩气资源富集地区以私有土地和矿权为主, 土地所有者为了获得高额的签字费、租金和权利金, 也愿意出售或租让土地。2000年后, 页岩气工业逐步崛起, 利润率颇为可观, 可灵活转让的私有矿权更是大幅降低了页岩气钻井行业的进入成本。因此市场参与者众多, 其中不乏以倒卖矿权为目标的投机者, 这些投机者的加入, 使私有矿权的交易更加活跃。

在页岩气钻井领域, 投机者与投资者的差别在于, 前者通常只签署土地和/或矿权租赁协议, 而对于实际的钻井活动持消极态度。图4为2000— 2012年各公司总钻井量的对数值, 并将这些公司按照钻井量由大到小进行编号排列。如图4所示, 2000— 2012年期间从事五大页岩气区块钻井作业的公司共计677家, 由这些作业者构成的市场参与者集合出现了显著的“ 长尾” 现象:约34%的市场参与者仅钻一口页岩气井, 另外约27%的市场参与者总钻井数为2~5口。这两类不活跃作业者数目众多, 但钻井量合计只有779口, 对市场总钻井量的贡献度仅2%。由于实际的租赁合约中通常设置最低钻井数的要求, 即特定期限内至少钻1口井, 因此为了满足最低钻井要求、避免合约失效, 这类不活跃的企业往往只完成少量的钻井。

图4 2000— 2012年各公司总页岩气井钻井量(取对数后)
注:数据来源于本文参考文献[4]

页岩气开发所需的水平井和分段式压裂技术, 投资成本显著高于直井技术, 尽管从数据中无法直接区分投资者和投机者, 但从钻井方式的选择偏好可以反映出, 总钻井量低于5口井的企业, 更倾向于钻直井而非水平井, 其行为具有明显的投机性。1982— 2012年, 总钻井量仅1口井的公司中, 70.78%都选择了直井; 总钻井量超过500口井的公司, 只有9.53%为直井。可以认为, 这类不活跃钻井作业者, 正是页岩气市场中的中小投机者。

4 结论与启示

通过对美国矿权管理制度的梳理和对148万余份油气矿权出让合约的统计分析, 笔者发现:①在美国的土地和矿权制度中, 私有矿权、联邦矿权和州政府所有的矿权并存, 而美国页岩气开发活动主要集中于矿权私有化地区(页岩气钻井活跃度最高的6个州, 88%以上是私有土地); ②私有租赁协议具有周期短、面积小、签字费用高、租赁合约可转让等特点, 这些特点为矿权的快速流转创造了条件; ③私有租赁合约量与页岩气钻井数之间的正相关关系表明, 私有矿权是页岩气钻井热潮兴起的主要原因之一; ④私有租赁合约可灵活转让的特性降低了早期页岩气钻井市场的门槛, 吸引了大量中小型私营企业和投机者的涌入。早期的投资者发现, 随着天然气开采成本的下降, 低价租入的土地和矿权迅速升值, 仅通过土地和矿权的低买高卖就可以获取投资回报, 这导致了大量“ 不活跃” 钻井者的出现。

美国矿权私有制有独特的经济制度背景, 与其成熟的、完全竞争的油气市场相适应。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 以维护私人利益为前提的私有部门, 通过低成本的谈判过程, 可直接或间接实现成本和利益最优, 从而有效解决个人效用最大化问题。但是“ 个人效用最大化” 不等于“ 社会福利最大化” , 这套获利机制并不完美:私有土地租赁机制下, 井与井之间往往无法协同, 因此难以实现最优井网设计, 尽管租赁协议规定了公司要在区块内开展勘探活动以维持租赁协议的时限, 但无法杜绝以低买高卖为目标的投机行为。此外, 这种“ 非用即废” 的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页岩气的供给过剩局面, 为天然气价格带来了持续的下行压力。

中国页岩气开发前景十分广阔。目前, 政府相关部门已鼓励更多企业参与页岩气区块招标, 并持续推进资源税制度和新型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 这些都有助于营造公平的矿业市场竞争环境。从美国油气租赁市场的经验来看, 私有矿权制度是全球大多数国家都难以复制的, 但提供加速矿权流转的制度环境却是可以探索的改进方向。为实现页岩气大规模商业化开发, 我国仍需进一步改进市场机制、商业模式和管理体制, 尤其是推进矿产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改革, 让与已登记常规油气矿权重叠的页岩气矿权流转起来。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参考文献
[1] EIA. Where our natural gas comes from[EB/OL]. (2017-01-10)[2017-08-11]. https://www.eia.gov/energyexplained/index.cfm?page=natural_gas_where. [本文引用:1]
[2] Stevens P. The 'Shale Gas Revolution': Developments and changes[R/OL]. (2012-08-01)[2017-04-30]. http://www.chathamhouse.org/publications/papers/view/185311. [本文引用:1]
[3] Stevens P. Shale gas in the United Kingdom[R/OL]. (2013-12-01)[2017-07-30]. http://www.chathamhouse.org/publications/papers/view/196314. [本文引用:1]
[4] Wang Z, Xue Q. The market structure of shale gas drilling in the United States[J]. Economics Bulletin, 2016, 36(2): 793-801. [本文引用:1]
[5] Tian L, Wang Z, Krupnick A, Liu X. Stimulating shale gas development in China: A comparison with the US experience[J]. Energy Policy, 2014, 75: 109-116 [本文引用:1]
[6] Wang Z, Krupnick A. A retrospective review of shale gas develop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What led to the boom?[EB/OL]. (2013-04-24)[2017-07-30]. http://www.rff.org/Publications/Pages/PublicationDetails.aspx?PublicationID=22177. [本文引用:1]
[7] Stevens P. Why shale gas won't conquer Britain[N/OL]. (2014-01-15)[2017-07-30]. https://www.questia.com/newspaper/1P2-36314113/why-shale-gas-won-t-conquer-britain. [本文引用:1]
[8] Blohm A, Peichel J, Smith C, Kougentakis A. The significance of regulation and land use patterns on natural gas resource estimates in the Marcellus shale[J]. Energy Policy, 2012, 50(11): 358-369. [本文引用:1]
[9] Kriesky J, Goldstein BD, Zell K, Beach S. Differing opinions about natural gas drilling in two adjacent counties with different levels of drilling activity[J]. Energy Policy, 2013, 58(5): 228-236. [本文引用:1]
[10] Natural Resources Council of Maine. Public land ownership by state[EB/OL]. (2000-03-28) [2017-07-30]. http://www.nrcm.org/documents/publiclandownership.pdf. [本文引用:2]
[11] Vann A. Energy projects on federal land s: Leasing and authorization[R/OL]. (2012-02-01)[2017-08-01]. http://fas.org/sgp/crs/misc/R40806.pdf. [本文引用:1]
[12] Malm E. Federal mineral royalty disbursements to states and the effects of sequestration[R/OL]. (2013-05-30)[2017-08-02]. https://files.taxfoundation.org/legacy/docs/ff371.pdf. [本文引用:1]
[13] New Mexico State Land Office. Oil and gas manual[EB/OL]. (2014-07)[2017-08-01]. http://www.nmstatelands.org/uploads/FileLinks/7efe8a18b8c84db3bb04581b2b8d7e5e
/Oil_Gas_Manual_MASTER_WORD_version_May_2016.doc.pdf.
[本文引用:1]
[14] Engelder T, Lash GG. Marcellus shale play's vast resource potential creating stir in Appalachia[R/OL]. American Oil, Gas Reporter, 2008, 51(6) : 76-87. [本文引用:1]
[15] Kutchin JW. How Mitchell Energy, Development Corp. got its start and how it grew: An oral history and narrative overview[M]. Irvine: Universal Publishers, 1998: 6-10. [本文引用:1]
[16] Steward D. The Barnett shale play, Phoenix of the Fort Worth Basin, a history[M]. Fort Worth: Fort Worth Geological Society Press, 2007: 120-135. [本文引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