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投资增长乏力 2020年全球油气市场将低位震荡

来源:《中国石化》杂志 日期:2020-03-27 浏览量:

2019年全球油气上游市场回顾

1.国际油价走势“一波三折”

2019年,在全球油气上游市场多重因素复杂作用下,国际油价呈现“一波三折、宽幅波动”走势,全年整体在40~80美元/桶区间震荡。

第一季度前后,受沙特、俄罗斯等主要产油国坚决执行减产协议等影响,国际油价从2018年末的低点反弹,呈现单边上涨走势,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于4月25日创下75.6美元/桶的阶段性高点。其中,欧佩克和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严格执行减产协议,欧佩克减产执行率为150%。5月沙特原油日产量965万桶,远低于该国在全球减产协议中承诺的目标日产量;俄罗斯5月原油日产量下降至1111万桶,创2018年6月以来最低水平。此外,第一季度末美国宣布将取消八个国家及地区的豁免权,导致伊朗5月原油出口量大幅下滑至40万桶/日。

但进入第二季度后半段,受国际贸易争端加剧、全球经济数据不佳、石油需求疲软等因素影响,油价自5月后一路下跌,低至60美元/桶以下。其中,欧佩克和国际能源署等机构连续下调全球原油需求增长预期,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全球范围内制造贸易争端,给全球经济带来了负面影响,原油需求超预期走弱,导致油价大幅下跌。

第三季度,中美贸易争端加剧,美国原油产量增长,国际油价继续下跌,但是中东局势紧张,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屡次遭受袭击,其中,9月沙特阿美布盖格炼厂和胡赖斯油田两处石油设施遭到袭击并引发火灾,导致570万桶/日原油(约占沙特石油日产能的一半和日出口量的三分之二)和20亿立方英尺/日天然气产品(约占沙特天然气日产量一半)供应暂时中断,引发国际社会震动;随后,该公司生产恢复,国际油价继续下跌。

第四季度,美国活跃石油钻井数量降至2017年4月以来最低,美国原油库存季节性下降,美中贸易关系出现缓和态势,欧佩克和俄罗斯等产油国做出2020年加大减产力度的决定,国际油价再次出现缓慢但相对平稳的上涨趋势。

2.页岩油持续影响全球原油供给

2019年,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对全球原油供给产生直接影响。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统计,在二叠盆地等主力页岩区带产量增长带动下,12月美国页岩油产量已接近910万桶/日水平,推动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已对全球原油市场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一方面,美国页岩油与欧佩克和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在全球原油供给市场形成“零和博弈”,使国际原油市场在一定时期内出现供大于求的状况,直接引发了2014年下半年以来的本轮低油价。另一方面,页岩油支撑美国由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向能源独立逐渐迈进,也对全球油气地缘政治格局产生了较大影响,可能增加中东等传统油气产区的地缘风险并使得全球原油市场供给不确定性增加。此外,页岩油成功经验的溢出效应,带动了全球范围内常规和非常规油气田开发进一步向降本增效发展,也进一步扩大了世界油气供给资源潜力。

不仅如此,随着页岩油开发在技术和管理两个层面不断取得进步,以及生产企业在经营策略上的持续调整,页岩油产业已逐步进入“规模化”发展新阶段。从页岩油开发的角度看,技术进步为页岩油“规模化”开发提供了支撑,管理优化为页岩油“规模化”运营提供了保障。从公司经营策略的角度看,由于页岩油单井生命周期内存在明显产量递减,页岩油开发需要不断钻新井维持产量规模,石油公司也通过达到一定生产规模以保持页岩油项目收益。事实上,埃克森美孚和雪佛兰等国际石油巨头已依托其上中下游一体化的全产业链竞争优势,以及抗风险能力更强的财务状况,将页岩油作为未来重要的产量增长区域,显著提升了页岩油行业集中度。

3.天然气市场隐现“供过于求”

根据国际能源署估测,2019年世界天然气消费增长约3%,低于2018年水平。据中国石化经研院《2020中国能源化工产业发展报告》分析,2019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3025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251亿立方米,增速约9%,远高于煤炭、石油等其他化石能源消费。

供给方面,随着美国、加拿大、卡塔尔和澳大利亚等LNG出口产能扩张,国际天然气市场供应充足,2019年世界天然气供给能力有一定程度增长。此外,部分天然气消费量和进口增长强劲的国家如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在改革其国内市场,在2019年对价格引导体系进行了多次完善,目标是进一步与国际市场价格接轨,并促进对国内生产的投资,也将带动本国及全球天然气市场供给。

价格方面,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由于市场供应充足,区域价格差异急剧下降。但是由于价格存在明显的季节性,亚洲现货市场仍面临较高的价格波动。国际能源署认为,液化天然气贸易的扩大已经开始促使主要地区的天然气市场价格逐步走向趋同。

投资方面,根据权威咨询机构雷斯塔能源预计,2019年全球LNG新建投资将达到近1030亿美元,创该行业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年度投资记录。其中,2019年上半年有3300万吨的液化产能和29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获得批准,包括美国的GoldenPass液化天然气项目、切尼尔位于美国的SabinePassT6项目和阿纳达科位于莫桑比克的LNG开发项目等。另有超过7000万吨/年的产能和7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在2019年下半年得到批准,包括VentureGlobal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产能规模1120万吨/年的CalcasieuPass项目、诺瓦泰克的北极液化天然气二期项目及埃克森美孚和埃尼的莫桑比克LNG开发项目等。

4.上游投资增长保持较低水平

近年来,上游油气投资增长乏力。根据伍德麦肯兹公司估算,2018年全球常规油气勘探开发领域资本投资总量仅为3200亿美元左右,为十年来最低水平;2019年上游投资水平较2018年增长有限,整体维持同一水平。影响近期上游投资较大幅度增长的因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行业投资信心不足。一方面,经历本轮低油价后,石油企业决策者普遍强调严守投资纪律,努力规避未来油价下跌对生产经营的潜在影响,使一批投资规模较小、经营周期较短但收益率较高的上游勘探开发项目更受青睐;另一方面,部分石油企业决策者对全球未来能源转型前景的担忧,也限制了其对油气上游勘探开发的投资力度。

二是资本市场融资影响。在本轮低油价期间,油气勘探开发上市公司遭受的冲击较大。为稳定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油气勘探开发上市公司通常选择保持较好自由现金流、定期分红和股权回购等手段,以吸引更多投资者购买并持有本公司股票。而在企业利润水平一定的前提下,用于稳定资本市场表现的投入增加,必将影响其在油气上游领域的投资增长。

三是2019年部分产油国地缘风险增大。部分中东、北非和南美地区产油国地缘风险持续上升,影响相关区域油气上游投资增长。其中,在中东,美国对伊朗制裁对该国石油工业影响较大,叙利亚内乱严重影响其油气生产;在北非,也门内乱不止,严重影响油气板块正常运转;在南美,委内瑞拉政局动荡,油气产量持续降低。

5.石油公司探索转型发展

2019年,能源转型仍是各类石油公司共同关注的重点。供给侧“低碳化”和需求侧“电气化”发展是现阶段能源转型的重要驱动,而能源领域的技术进步则成为供需两侧发展质量持续提升的有效保障。在此背景下,国际石油公司继续坚持探索在能源市场的转型发展。

从发展战略看,一方面,埃克森美孚、道达尔等石油公司选择了较为稳妥的发展路径,在稳定主业、持续降低生产成本的基础上,采取多种措施实现公司业务的低碳化,包括加强碳捕集与封存等技术研发及持续剥离油砂等“高碳”资产等。其中,埃克森美孚在2019年投资6000万美元持续加强储电领域的碳捕集技术研发,重点集中在整体流程集成及碳捕集的大规模部署等。另一方面,部分石油公司则选择更加积极的增长战略,通过直接投资和与相关企业合作等方式,探索发展可再生能源及相关业务。壳牌公司在2019年收购了新能源充电桩和管理软件开发商Greenlots公司,为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提前布局。

从选择领域看,2019年国际石油巨头均参与了碳捕集与封存相关领域投资。除此以外,壳牌是探索能源转型领域最多元化的公司,参与了包括储能、光伏发电、陆上风电、海上风电和生物质能等各类可再生能源投资;埃克森美孚仅参与了生物质能投资;道达尔、雪佛龙、BP、埃尼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等,则根据自身特点有选择的参与了部分可再生能源发展。

此外,部分亚洲石油公司2019年也加快了对能源转型的应对与探索。其中,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于4月以3.9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分布式光伏运营商Amplus,为探索进军可再生能源市场铺平了道路。

2020年全球油气行业展望

1.油价上涨空间有限

全球原油市场供需基本面不支撑2020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从供给角度看,近中期全球市场供应增长将有所放缓。首先,在2019年12月6日结束的本轮维也纳会议上,沙特等欧佩克产油国和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协议,为尽早实现全球原油市场上生产者、消费者及投资者的三方利益均衡,计划将协议减产期限延长至2020年底,参与各方日均减产原油供给由原先的120万桶提高至170万桶。考虑部分国家的执行力水平,预计上述措施对全球油气供给实质影响有限。其次,尽管随着开发规模不断扩大,美国页岩油生产逐步从“甜点”区域向非核心区带扩散,二叠盆地等主要页岩油区带开发将逐步面临基础设施、技术工艺、生产要素及原油品质等诸多方面的限制。但页岩油生产商通过技术研发和管理创新,仍将努力保持页岩油在全球油气市场的竞争力。预计2020年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速将有所放缓,但产量仍将提高。伍德麦肯兹公司预测,二叠盆地2020年页岩油产量增长约50万桶/日,低于2019年的70万桶/日水平。

从需求角度看,一方面,世界经济增长是影响全球原油需求的主导因素。现阶段,受全球性制造业低迷、逆全球化贸易争端加剧和地缘政治紧张等诸多因素复杂影响,世界主要经济体呈现普遍低迷状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率约为3.4%,与2019年基本持平。在此背景下,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维持在1.2%左右,难有较大增长。另一方面,部分机构也认为电动汽车、共享汽车、自动驾驶等新能源终端及相关出行方式或将在2020对全球油气市场需求产生更大、更直接的替代作用。其中,《金融时报》即认为,共享汽车、自动驾驶等未来中长期将减少私人汽车保有量并大幅提高道路交通效率,或对石油企业和油气需求产生影响较大。

2.天然气市场供给宽松

从石油公司的角度看,在中长期,国际石油公司均将天然气视为能源转型的重要过渡,普遍计划增加天然气业务占比。譬如,BP、道达尔公司已表示,计划在2030~2035年间,将天然气产量占比提升至60%左右;壳牌公司更是提出,2040年公司天然气业务占比要提升至75%左右。但从实际形势看,2019年各大石油巨头天然气产量在上游油气总产量中占比均不足50%,为实现企业战略目标,预计2020年国际石油公司天然气供给仍将有一定增长空间。

从项目的角度看,2019年,全球新建LNG产能获批创下历史记录;另据伍德麦肯兹公司预测,2020年仍将有数十项规模较大的LNG新建产能通过审批。近年来持续增长的LNG产能将在实际产量和预期两侧对全球天然气供给产生影响,将使市场供应预期宽松。事实上,北美地区仍是2020年天然气市场供给增长的热点,预计仅LNG出口量即超过1000亿立方米。

当然,尽管天然气被公认为是面向未来的“过渡能源”,且新增发现规模较大,但经济性明显低于原油。伍德麦肯兹公司2019年对全球尚未达成最终投资决策的146个项目进行分析,原油项目平均单位净现值约4.4美元/桶油当量,天然气项目平均单位净现值仅为1.3美元/桶油当量。

3.油气投资维持低位

从石油公司的角度看,全球62家大中型国际知名石油公司2018年上游业务合计产生自由现金流超过200亿美元,创历史最高值,但平均内部成长性比率(即再投资率)2019年已处于2006年以来最低水平,预计2020年仍难以大幅提升,反映了部分石油公司内部“重分红、轻投资”的做法。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看,在全球能源向低碳、可再生转型趋势下,相比油气、煤炭等传统化石能源,资本市场更看好光伏、储能等新能源相关领域,同样不利于石油企业上游投资增长。伍德麦肯兹公司估算,2020年全球上游油气投资约为4500亿美元,基本与过去两年持平。其中,常规油气项目勘探开发投资约占上述投资总额的50%左右;LNG相关上游项目投资较2019年增长较大,预计总金额将超过300亿美元,较2019年增幅近50%;美国页岩油气投资较2019年略有降低,降幅在10%左右。

4.油气勘探趋于活跃

据中国石油经研院等的统计数据,2018年全球勘探投资仅434亿美元,处于十年内的低位;新增常规油气可采储量不足80亿桶油当量,较2017年同比降低25%,仍处于历史低位。同时,全球勘探活动出现主体集中的趋势,2018年埃克森美孚、BP、壳牌和道达尔等国际石油巨头通过油气勘探获取的新增发现占当年全球新增发现总量35%;全球获得勘探发现最多的前10家石油公司合计占当年全球新增资源发现总量76%。在此背景下,2020年石油企业勘探活动有望“触底反弹”,特别是在国际油价预期走势低迷的环境下,加强勘探投入是实现石油公司资源获取最重要的保障,且与花费较高溢价并购优质油气资源等方式相比,通过勘探活动直接获取油气资源储量,对石油企业在相对较低油价水平下获得较高收益具有积极意义。伍德麦肯兹公司预测,2020年全球将新完成500~600口勘探井,可能获得超过150亿桶油当量的储量规模;预计非洲、南美和北极等区域或将持续有较多的油气勘探发现。

5.油气并购市场复苏乏力

除通过勘探活动获取油气资源外,油气资源并购交易市场也是石油公司获取上游资源的重要途径。而且,通过并购与剥离活动调整油气资产是石油企业实施上游战略调整最直接有效的手段,既能够在短期内实现企业增储上产,也能够直接获取接替领域和聚焦区域内的相关资产,还能够通过剥离非核心资产及收购领先技术公司等实现降本增效。受国际油价等影响,2019年全球油气资源并购市场走势低迷,全年交易数量不足200宗,不足近十年平均数量的一半;交易总金额仅为1000亿美元左右,为2005年来最低值。预计此趋势2020年仍将延续,全球上游油气资源并购市场复苏乏力。

从区域上看,作为近20年来全球油气资源并购市场最活跃的地区,北美油气资源并购市场近期难以出现较大幅度增长。页岩油方面,在连续数年持续大规模资本投入后,部分中小型石油企业面临较大偿付压力,因此将经营重点转向专注开发现有存量项目获取经营性现金流,保障企业运转,预期将降低其通过并购活动进一步扩大资产规模的能力。页岩气方面,受制于近年来维持低位波动的北美气价,页岩气开发项目在资本市场上缺乏吸引力,预计2020年也难以有规模较大或数量较大的并购活动。而在北美地区外,国际油价难有较大增长的波动预期,也将使石油企业和资本市场在实施油气资源并购决策时维持谨慎。此外,在国际能源市场面临未来可再生能源强劲挑战的预期下,石油公司面向未来的能源转型探索,客观上也将对油气资源并购市场增长形成制约。

上一篇:澳大利亚LNG出口额将下降下一篇:全球天然气市场格局变化加剧 竞争加剧